首页 财经 > 正文

扩大对外开放 海南自贸港力争营商环境达到国内一流水平

作为彰显中国扩大对外开放、积极推动经济全球化决心的重大举措,海南自贸港建设工作从2020年开始进入到初步建立阶段(2020年-2025年)。据悉,这一阶段将完成自贸港政策和制度体系的初步建立工作,力争营商环境达到国内一流水平,是十分重要的关键阶段。

日前,这一阶段的重要工作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南自由贸易港法(草案)》(以下简称《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公众征求意见。《草案》提出,支持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开放型、生态型、服务型产业体系,积极发展旅游业、现代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等实体经济。

据了解,海南自贸港近几年重点发展的高新技术产业当中,包括智能物联产业、数字贸易产业、金融科技产业、国际离岸创新创业产业在内的四大产业发展受到了极大重视。

打造优质营商环境 探索国际模式

“目前海南的智能物联产业和数字贸易产业尚处于初步发展阶段。从宏观角度来看,对于支持这两个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政策最重要的作用就是努力营造一个好的营商环境。”宝新金融首席经济学家郑磊对《证券日报》记者说道。

根据《草案》第四十二条,海南自由贸易港将建立安全有序便利的数据流动管理制度,有序扩大通信资源和业务开放,扩大数据领域开放,促进以数据为关键要素的数字经济发展。国家支持海南自由贸易港探索加入区域性国际数据跨境流动制度安排。

对此,郑磊认为,探索加入国际数据跨境流动制度是个巨大的挑战,因为这涉及双方面的法律管辖和合规问题,既需要符合国内现有及未来有关数据隐私保护和使用的法规,又需要符合境外一方国家相关法律,甚至某些国际法规(如欧盟地区),同时,在出现争议和纠纷时,需要确定归属的司法管辖地。

据郑磊介绍,这些问题在具体执行时非常复杂,不太可能在短期内解决。实际上,在国家未出台进一步法规之前,深圳、浙江等数字经济活跃地区已经在探索适合各自地方特点的地方性法规。海南也应尽快着手这方面工作,尽快解决大数据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问题。

同时,《证券日报》记者在梳理《草案》内容时注意到,《草案》不止一处对海南高新技术产业吸引人才、培养人才进行了明确支持。

比如第四十四条提出,海南自由贸易港深化人才体制机制改革,创新人才培养支持机制,建立市场导向的人才引进、认定和使用机制;第四十六条提出,海南自由贸易港实行更加开放的人才和停居留政策,实行更加宽松的人员临时出境入境政策、便利的工作签证政策等等。

对此,郑磊认为,数字贸易产业和智能物联产业作为海南重点发展的高新技术产业,需要引进和培养大量人工智能、大数据、通讯、计算机等方面的高端技术人才,目前各地都在争抢这些资源,海南应该充分发挥自由贸易港的优势,加大引进和支持力度。

为金融科技带来新机遇和发展空间

“海南自贸港定位于‘打造我国深度融入全球经济体系的前沿地带’,过去一年来通过各种政策创新和集成推进高水平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政策,对以区块链、支付清算为代表的数字经济、数字金融发展带来长期利好。”中央财经大学数字经济融合创新发展中心主任陈端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大力发展以数字贸易、数字金融为主线的数字经济,对于工业、制造业发展滞后的海南而言,也提供了一个弯道超车的历史机遇。

当前新一代的信息科技技术在金融行业得到广泛的应用,有力推动了金融业朝着更加智能化、移动化和场景化的方向发展,涉足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物联网的公司陆续入驻海南自贸港,极大地提升了金融服务业的服务效率。

海南自由贸易港坚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推进金融改革创新,率先落实金融业开放政策。此次《草案》进一步提出建立适应高水平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需要的跨境资金流动管理制度,分阶段开放资本项目,逐步推进非金融企业外债项下完全可兑换,推动跨境贸易结算便利化,有序推进海南自由贸易港与境外资金自由便利流动。

以区块链产业为例,作为海南自由贸易港新规则构建的基石,区块链形成了基于信息技术的系统信任,提高了交易透明度,令支付清算、基金投资等产业操作更加安全高效、产业发展路径上的阻力也相对减小,可形成灵活多变的经济治理机制。

国盛证券区块链研究院宋嘉吉团队研究员孙爽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2019年10月8日,海南自贸区(港)在全国也设立了区块链试验区,体现出海南对区块链这一前沿技术的高度关注。区块链是“数字新基建”的一部分,通过建立区块链试验港将有利于地方政府数字化转型,有利于民生、金融、政务等多个场景的数字化发展,也是地方政府顺应产业升级的大趋势。

中国人民大学高礼研究院宏观经济学助理教授王鹏对《证券日报》记者说:“此次《草案》中提出海南自由贸易港实行高水平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政策,为金融科技带来新的机遇和发展空间,如数字人民币在海南进行先行试点、引入监管沙盒促进国内甚至跨国创新金融项目在中国落地等。”

国际离岸产业集群吸引全球资本

“自由便利”在此次《草案》中多次出现,并专门设立了“贸易自由便利”和“投资自由便利”两章内容,海南自贸港逐渐建立起国际离岸创新创业产业集群。

陈端认为,海南面对RCEP伙伴国具有“联动大湾区,辐射东南亚”的地利优势,可以成为“双循环”新格局的支点,以贸易、投资和服务业的多轮驱动推进“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框架下的产业、经贸合作。

“面对欧盟等国在投资层面对标国际最高标准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有助于我们突破个别霸权国家对我们的封锁,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发展理念强化与友好国家的深度利益联结,形成更为巩固的互信和伙伴关系。”陈端说。

不仅在贸易上吸引海外资本,打造国际离岸创新创业产业集群也吸引更多人才资本。王鹏表示,离岸创新创业产业集群的建立对创新创业者来说,有助于突破自身知识、能力、专业的限制,突破本地成本、资源、消费者和政策的局限,将创业活动或创业过程进行分解,在异地或者以离岸的方式展开创业活动,通过开展离岸创新创业,可以导入更多的创业者。

王鹏说:“国际离岸创新创业产业集群可以落实到海南的地域特色上,如借助地理优势打造国际旅游消费智能体验岛,或聚焦数字产业化加快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推动新型工业、特色农业、海洋经济、航运物流等,这都将吸引全球的投资目光,也会成为资本投资的聚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