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 正文

近期市场担忧券商“抱团” 目前机构抱团的板块景气仍处在上行阶段

“抱团”成为开年以来各大券商研究观点中出现的高频词。近期市场上也出现不少担忧“抱团”的声音。对此,1月15日,国金证券研究所总量研究中心策略艾熊峰团队发布最新观点解析如何看待当前机构“抱团”。

艾熊峰团队指出,抱团往往伴随着机构对相关板块的配置仓位持续大幅提升,并不断创阶段性新高。近年来A股出现过四次典型的机构抱团:一是,2007-2008年抱团周期,核心逻辑是强劲的经济利好周期板块业绩,2008年金融危机冲击导致抱团瓦解;二是,2009-2010年抱团金融地产,核心逻辑是“四万亿”刺激政策推动M2和地产投资增速快速上升,2010年地产政策收紧导致抱团逐步瓦解;三是,2011-2012年抱团消费,核心逻辑是弱市中寻找确定性较高的板块避险,2012年四季度白酒塑化剂事件导致抱团瓦解;四是,2013-2015年抱团成长的核心逻辑是互联网行业并购热潮推升业绩,2016年初并购政策收紧和商誉减值压力导致抱团瓦解。

艾熊峰团队认为,总结历史,每一次抱团的形成与板块投资逻辑的市场认可度息息相关,而抱团的瓦解往往意味着投资逻辑逐步被证伪,典型的机构抱团行为一般会经历四个阶段:一是,在“集中加仓”阶段,板块投资机会获得大部分投资者认可,投资者集中加仓推动板块走势上行;二是,在“持有观望”阶段,加仓的节奏有所放缓,已经建仓的机构维持仓位相对稳定,而还没有买入的投资者仍处在观望当中;三是,在“抱团松动”阶段,随着板块估值泡沫化程度越来越高,部分投资者开始担忧估值过高和交易拥挤等问题,板块仓位逐步从高位下降;四是,在“抱团瓦解”阶段,受事件型和基本面等负面冲击影响,集中减仓导致板块走势“踩踏式下跌”。

艾熊峰团队表示,2019年以来公募基金抱团板块基本上沿着“食品饮料→电子→医药→白酒/新能源”的典型路径演变。具体来说,2019年上半年集中抱团食品饮料,下半年集中抱团电子(半导体),2020年上半年抱团医药,下半年抱团白酒和新能源。截至2019年三季度,股票类基金对食品饮料、电子、医药和电气设备板块配置比重都处在相对高位,合计占比高达52.5%,上述板块成为所谓“核心资产”和“优质赛道”的典型代表。特别是食品饮料(白酒)行业,自2017年以来公募配置比重持续提升,抱团现象尤为显著。对比2011-2012年的食品饮料抱团,本轮食品饮料抱团持续时间更长。但从相对估值来看,当前食品饮料估值相对万得全A指数的估值并没有突破2011-2012年的高点。

艾熊峰团队认为,目前机构抱团的板块景气仍处在上行阶段,短期内行业逻辑难以证伪。后续打破当前机构抱团的催化因素或来自其他板块的景气超预期。但抱团板块相对大盘的估值仍未到极端泡沫化程度,如果只依赖估值性价比这一因素,抱团松动的过程或相对波折。正如上所述,诱发抱团瓦解的导火索主要为事件型或基本面等方面的负面冲击,也就是说当前机构抱团瓦解的前提是相关板块业绩大幅不及预期,或者出现重大利空事件冲击,但事件性冲击是没办法预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