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 正文

万事利2020年前9月主业收入下滑27%

虽然是丝绸行业的知名企业,但万事利却因多重问题屡遭监管层以及市场诟病。

近期,创业板上市委员会召开了2021年第12次审议会议,审议结果显示,杭州万事利丝绸文化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万事利”)首发申请获通过。

资料显示,万事利是一家专业从事丝绸相关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与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本次IPO保荐机构为国信证券。万事利本次拟募集资金3.19亿元,将用于展示营销中心建设项目、年产280万米数码印花生产线技术改造项目、数字化智能运营体系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该公司申请创业板上市,外界的争议颇多。目前万事利存在诸多隐忧,不仅业绩增长乏力,年营收在近几年都在7亿至7.5亿元之间徘徊,且2020年上半年现金流出超千万元引发关注,而且还遭LV关联方起诉,控股股东涉近亿元金融借款合同纠纷。

此外,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对于万事利的创业板定位问题,深交所也曾进行过追问,要求万事利说明公司是否符合创业板定位的相关规定,分析“三创四新”相关情况。

去年上半年现金流出超千万

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万事利的营收分别为7.13亿元、7.53亿元、7.29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530.64万元、5011.9万元、5966.03万元。2020年上半年,万事利盈利增长较好,营收达到3.87亿元,归母净利润为3753.89万元,扣非净利润3604万元出头。

长江商报记者统计发现,万事利2018年、2019年净利润较上一年分别增长了-13.94%、18.64%,而2018年、2019年营收同比增长分别为5.52%、-3.19%,可以看到,企业的营收和净利润波动较大、走势背离。

2020年受疫情影响,万事利主营业务陷入下滑,2020年1-9月丝绸业务实现营业收入3.60亿元,同比下降26.86%,净利润2493.76万元,同比下降22.99%。在原有业务受疫情冲击影响较大的情况下,万事利响应号召,积极转产口罩业务,去年上半年口罩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44.74%。

需要注意的是,如果扣除口罩产生的收益,万事利经审阅的2020年年报显示,公司去年的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22.98%和23.78%。随着口罩供应陆续恢复正常,口罩对公司业绩贡献存在不可持续性风险。

分业务看,万事利主营业务收入由丝绸文化创意品、丝绸纺织制品两部分构成。其中,丝绸文化创意品毛利率整体水平较高,2017年-2020年上半年(简称“报告期”)毛利率分别为55.41%、54.18%、51.59%和49.19%,虽然均值为50%以上,但仍能看出呈一定的下降趋势,而丝绸纺织制品报告期内的毛利率均值不到20%,两者差异明显。

除了毛利率问题,记者在招股书中观察到,万事利2017年以来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均一路高升,到2019年,该数据已经达到9065万元,但是在2020年上半年,万事利现金流出状况引发关注,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357.8万元。

依赖外协生产

对于万事利的创业板定位问题,深交所也曾进行过追问,要求万事利说明公司是否符合创业板定位的相关规定,分析“三创四新”相关情况。

对此,万事利在更新披露的招股书中表示,公司已实现从“产品制造”到“文化创造”再到“品牌塑造”的转型升级,符合创业板定位的相关规定。

在生产模式方面,招股书显示,万事利生产模式主要分为自主加工和外协生产。其中,外协模式即为公司自身主要保留数码印花生产环节,其他加工环节委托外部供应商完成。报告期内,万事利丝绸文化创意品外协生产比例分别为96.49%、96.46%、85.23%、82.76%;丝绸纺织制品外协生产比例分别为84.16%、82.04%、74.38%、68.08;2020年上半年口罩外协生产比例为87.45%。这也意味着,万事利的生产约有八成甚至八成以上需要依赖外协厂商。

此外,记者注意到,万事利主要采用直销和分销相结合的销售模式,其中丝绸文化创意品销售的直营门店和加盟门店主要集中在浙江地区。报告期内,公司在华东区域的销售占比分别为63.66%、61.95%、66.53%、72.77%,相对集中,因此也面临着全国化扩张的难题。

需要注意的是,截至招股书签署日,万事利共有13家控股子公司和1家控股孙公司,其中,万事利科技和万事利数码的净利润占到了公司当期净利润的比重超过5%。

记者统计发现,在2019年、2020年1-6月,万事利的子(孙)公司中,有多达8家子公司亏损,合计亏损金额分别为878.72万元、247.74万元。

被LV关联方起诉

招股书显示,万事利还通过加盟商渠道实现销售。报告期内,公司通过加盟商销售的产品金额分别为5336.50万元、5544.38万元、6423.15万元、814.66万元。万事利在招股书中称,公司对加盟商的管理情况良好,加盟商不存在严重损害品牌形象等违约情形,亦不存在与消费者的重大纠纷。

但事实或许并非如此。万事利在招股书中披露,在37家加盟企业中,有25家成立一年不到便成为了万事利的加盟商,因此公司对客户择优而选的标准、把关力度或有所下降。在万事利的客户中,就有两家企业因涉商业贿赂被处罚。

除了以上存在的问题,记者注意到,万事利还曾是著名奢侈品品牌LVMH集团的“中国合伙人”。早在2015年,万事利就开始与LVMH集团就合作事宜进行接洽。

之后双方合作出现争议,2019年5月24日,LVMH工艺公司向巴黎商事法院提起诉讼,起诉万事利的案件涉及金额总计约177.74万欧元(相应利息及诉讼费用尚未确定,暂不计入)。

万事利2020年3月进行反诉。不过,若对方诉讼请求全部得到支持,在最坏情况下,万事利可能要支付177.74万欧元(约人民币1389.13万元)。

除此之外,万事利还存在其他诉讼纠纷,而其控股股东万事利集团也卷入数起金融借贷纠纷。企查查数据显示,万事利集团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被起诉案件达到7项,涉及合同金额共计达9155.74万元。

无论是相关诉讼案件,还是加盟商贿赂被处罚情况,都从侧面反映出万事利内控管理方面存在的诸多问题。

业内人士表示,万事利是一家以丝绸为主打品牌的企业,实现盈利依靠的却是靠卖口罩,要想主业能够长久发展还需要在研发以及工艺上面多下功夫,加上目前存在各种问题,未来能否上市还要打个问号。